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浪的歌者

嘎山部落

 
 
 

日志

 
 

昆仑山桑株古道考察  

2008-02-28 15:04:01|  分类: 驴徒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王铁男

自从2007年5月在西藏负伤手术后休息了三个月就呆不住了,9月拖着伤痛的腿去了博格达峰、10月去了塔克拉玛干沙漠徒步。2008年元月24日,和伙伴们驱车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到达和田地区的皮山县的桑株乡和康克尔乡,从这里开始徒步进入昆仑山,考察历史上新疆通往西藏的要道-桑株古道。

      这条古道知道的人很少,甚至在网上也很难找到相关资料。在历史上沟通新疆和西藏的通道有两条,一条是从新疆于田县的普鲁村翻阅硫磺大阪和克里雅山口到达西藏的改则地区,另一条就是桑株古道,它是从新疆皮山县的桑株翻越桑株达阪到达三十里营房,进入西藏和印度。这条古道在我国抗日战争最艰难的时期,为运输抗战物资起到了一定作用。

    据《1943驼工日记》记载,沿着这条古道翻越喜马拉雅—昆仑山驮运抗战物资,前后延续了三年,直到抗日战争胜利后驮运才结束。 1942年至1945年,由陆振轩带队踏探开辟的这条印新国际运输线,辗转五个国家和地区,行程两万多公里;使用驮马1500余头,先后参加人数达1300余人,他们中绝大多数是新疆少数民族驮工。在徒步翻越喜马拉雅—喀喇昆仑山脉的1059公里驿道中,人畜伤亡率达10%左右,共运进6600条汽车轮胎及抗战紧缺物资。其中一部分运进了关内,一部分运给了驻扎在兰州的八路军第十八集团军。这是中国近代史上一次最悲壮的新藏高原人力运输。新疆返回的少数民族驮工,一部分得了“雪盲”症,不能工作,一部分又参加了和平解放西藏的高原运输,目前在世的不到七人。从此以后,这条横跨喜马拉雅山和喀喇昆仑山脉的驮道,再也没有走过驮队。

今年新疆南疆遭受了几十年不遇的大雪,从来不见雪的塔克拉玛干沙漠也披上了银装,1月24日我们5人开两部车从乌鲁木齐出发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到达和田地区的皮山县,当天驱车直奔向康克尔乡,与等候的乡党委丁书记会面。

左起:老刘、丁书记、王铁男、悠悠、马玉山

我们五个人租了5头毛驴,请了两个驮工。为了防止路滑,每个毛驴都打了防滑的铁掌。

     昆仑山是中国的母亲山,是万山之祖。也是极其贫瘠和干燥之地,今年也遇到了几十年不遇的大雪,气温很很低,按丁书记的话说,“我们遭受到了百年不遇的雪灾”。

毛驴也不听话,我们不时地要捆绑行李。

离开村子不远的路边上就能能看到著名的桑株岩画。

昆仑山最好的运输工具就是毛驴,马和骡子都不及毛驴。

冬季,桑株河已经结冰,我们的毛驴时而在河道里行走,时而要爬上河谷的栈道。

毛驴在栈道上滑倒,后腿被卡住,只有求助人的帮助。

途中休息,烧水吃饭。

第一天我们行进了28公里,天黑前到达了一个柯尔克孜族牧民家。

     这个地方只有一家人,我和女主人和孩子合影。女主人丈夫在几十公里外的三十里营房冬牧场放羊,只有到了开春才能回来。整个冬天除了母女两几乎见不到别人。我们的的光顾,女主人特别高兴。晚上我们大家睡在一张大炕上感到格外温暖。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离开了女主人家,向昆仑深处走去。

海拔越来越高,气温也越来越低,行进中穿着羽绒服也感到冷。

第二天晚上住在了海拔3200米的山谷中,晚上气温降到了零下30度。

百年不遇的严寒,年幼和年老体弱的北山羊也难逃劫难。

从悬崖上滑下来的北山羊(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我们的柯尔克孜族驮工

     柯尔克孜族驮工非常朴实,这个地区的驮工很少和外面人接触,不懂汉语,他们说的柯尔克孜语言我们是一句一听不懂。我们在山里走了5天基本上都是用手语和简单的维吾尔语交流。

再往上走气温将会更冷,为了取暖,我们用毛驴驮了许多木材。

这次进山,我们的驮工还带了一条猎狗,后来我们才知道他们带狗的用意。

这是条训练有素的猎狗,它可以抓住比自己体格大数倍的北山羊。

      一路上猎狗共抓了三只北山羊,在我们的建议下都放生了,虽然我们语言不通,但我们还是让我们的驮工明白,这个羊是国家的,不能抓,也不能吃。

     第三天我们到达了海拔4030米的一个破牧屋,眼前5500多米的桑株达坂清晰可见,晚上气温降到了零下40多度,风也很大,冻得我们也没心支帐篷,所有的人都挤在几乎露天的房子里,虽然驮工在屋里点燃了火,但丝毫没有一点温暖。晚上驮工怕毛驴冻死,将5头毛驴也牵进了房子。晚上我把瑟瑟发抖的猎狗也抱了进来,我穿着羽绒服钻进了睡袋,靠着猎狗睡了一夜。

     第四天我们继续向达坂走去,到达坂下方时积雪已经很厚了,翻越达坂的古道难以看到,毛驴也无法行走,人也由于寒冷行动变得迟缓,见此情况我们决定返回。

     前面的山脊就是桑株达坂,这次虽然没能翻越达坂,但作为第一次考察也基本达到了目的,为今年夏天正式穿越奠定了基础。

  评论这张
 
阅读(10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